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利文斯顿的僵尸

......这些思想忠实地抬着我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想起一件事  

2005-01-11 18:33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想起一件事,因为什么而想起来的先不说。总之我小时候有一次去表演,打击乐。我本人是跟艺术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的父母也非俗人,从小什么也不教,怕把好东西反而教没意思了。——今天我觉得那是他们的托词,他们是懒惰而已。

我对乐器既然完全没有知识,本来不会有人挑我去的,这就要说到那个教音乐的老师。他大概四十岁吧那时,连鬓胡子,我家那里连鬓胡子很少,有这个特征就够了。他好像认准我了,明知道教我比教别人麻烦得多,却总是把我拉进他那些训练有素的爱徒中去。如是者七八次,最后一次练合唱,我跟他告辞了。我真的不喜欢唱歌跳舞,只是习惯了人家让我干什么我干什么。

打击乐的乐器有好多种,装在他一只硕大的箱子里,只要能敲出声音就算吧?我分到的玩意儿是木头的,一点也不喜欢,我都忘了它叫什么,两个木头的东西互相敲,只能发出单一的声音,敲节奏。别跟我说这个很重要,我并不觉得。我们所有人都喜欢的一件乐器是一张小琴,可以敲击出所有的七个音,亮闪闪的,样子也非常好看。——我想要那张小琴,但它不归我,永远都是这样。

可是我想要它的心情并不强烈。也就是一般的想要。是因为我的愿望总是不强烈吗?

现在可以说了,我是看了《傅科摆》里面贝尔勃的喇叭才想起这件事的。喇叭和低音金管。喇叭和单簧管。但是贝尔勃的愿望比我强烈,他也为此努力,不断地提出要求,所以他有两次真正使用了自己想要的乐器。而我只是静静等着,喇叭高兴的时候,或许来找我也说不定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