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利文斯顿的僵尸

......这些思想忠实地抬着我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蒲柳之质  

2005-09-08 16:20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留观室,我发现中老年人要比青年善于交谈。我对面的四个中年人谈得很好,他们的声音打成一片柔和的嗡嗡,从一件事交织着谈到另一件,当他们说起超女,刚开始你听不出来,后来就渐渐发现,他们大都是纪敏佳的支持者,并且对张靓颖有好感,虽然不喜欢李宇春,可是承认优胜者。但是靠门位置的青年们我就完全听不懂了。他们的语言没办法连贯起来,不但一个人和接着说下去的另一个人没在说同一件事,你也不知道同一个人的几句话都讲了什么,没有听出任何头绪。青年们使用短句,词汇惊人地贫乏,爱喊叫,津津有味。

那是一些理发店的少男,乡下长大的,仿佛凤翔口音,头发大都染成麦色,女孩就染成红棕色或深棕色。后来一个长者带来了发工资的消息,他们就更热烈了。少男大概全是助手,洗洗头,在旁边看看那种,不过他们全都自认为已经可以做发型师,可是做发型师的机会老是不来。师傅希望小徒弟一直是小徒弟。

生病的男孩希望到另一家店去,那里承诺让他做大工——就是真的替人剪头发那种工了,“底薪200,二八开”。我不知道有没有听错。但他觉得师傅对他很好,不好意思。当他们只留下2、3个人的时候,我听到年轻人也说起了流利的长句,独自说,另一个人听。

我又生了一种本应该在三四十岁生的病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